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12)

字体:[ ]

  “各位同学早上好,很荣幸在新的一学期……”  秦枫声音低沉富有磁- xing -,又长得帅,虽然讲的内容假大空非常格式化,还是有不少人抬头看他。
  林了没注意听秦枫讲了什么,他的注意力全在秦枫眼底的乌青上,他是真跟那个声音杠上了,每天定好五点的闹钟,但连续好几天毫无进展,只收获了一对熊猫眼。
  估计现在脑子里还在单曲循环一个幽怨女声叫自己的名字。
  “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我们是弦上箭,蓄势待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脚踏实地,向着理想迈进吧,谢谢大家。”
  台下第n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浮夸。林了言简意赅评价。
  秦枫察觉到林了在看他,眯起眼睛不怀好意地对林了笑了笑。
  林了没读懂他眼神里什么含义,干脆送了他一个白眼。
  他向班长打了个招呼就打算往外走。
  “你赶紧去把肖子洋还有张定远叫回来,”向依然有点急,“马上要到颁奖典礼了,我们一起给陈老师鼓掌,完了一起拍张照。”
  难怪陈槿进了大礼堂就消失了,估计是在准备领奖。
  全校师生都在大礼堂,校园里显得格外空旷,- cao -场上有几个出来透气的学生,聚在一起聊天,林了在- cao -场边的小树林里找到了肖子洋和张定远。
  他们正在组队打游戏。
  “你怎么才来啊。”肖子洋边打边说,“我们这局都要赢了。”
  “向依然让你们赶紧回去,班主任要领奖了。”
  “领奖怎么了,”张定远撇撇嘴,“有那群好学生在那给她鼓掌不就行了。”
  肖子洋撞了他一下,“怎么说话呢。”
  张定远不喜欢陈槿,“她就是偏心成绩好的,我们这种差生她都当空气,现在还要我去捧她的场?” 
  肖子洋沉默,安慰- xing -地捶了几下张定远的背。
  林了在一旁没说话,这个班主任除了在第一天跟他说了一下班里的情况以外,就没再关注过他,跟他说的最有用的话是“有事找班长”。
  三人回来时刚好轮到陈槿领奖,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张定远鼓掌的时候格外卖力。大概是学生的惯- xing -吧,一边嘴里说着讨厌老师,一边又忍不住想要得到老师的关注。
  下台后班长把花束送给陈槿,陈槿很高兴地接受了,还向着十班同学的方向微笑招手。一班班主任孙老师也评了优秀教师,送花的代表是徐紫薇。
  居然不是秦枫吗?
  然后他就在旁边看到了开启假笑模式的年纪第一。
  徐紫薇和秦枫一左一右跟孙老师合了影。
  向依然献完花后,徐紫薇又捧了一束花给陈槿,陈槿和她拥抱了一下,还笑着说了一会儿话。
  “为什么徐紫薇会给陈老师送花?”林了问身后的肖子洋。
  “陈老师是从艺锦过来的,徐紫薇以前就是她教的,班上永远的文化课第一,还是班长,她可喜欢徐紫薇了。”肖子洋现在看到徐紫薇时,表情都还有些一言难尽。
  林了了然地点点头。
  大礼堂就两个小出口,容纳两千多号人,散场时格外拥挤,学生会的同学维持秩序十分艰难,说了无数遍“请同学们排队有序出场”。
  林了尽量跟前面的人保持着一小段距离,不想挨着别人,自己的后背却是被人重重一撞,不像是整个身体被推搡地撞上来,倒像是一拳头砸过来的。他艰难回过头,想看看谁手这么欠。
  又是他们班学委,刘宇帆。这个看着营养不良皮包骨的男生,基本每天都在“不小心”撞到他,今天这一下格外的重。
  再好的脾气被这么整也该炸了,林了也不是软柿子。可惜这里太挤,不方便跟这个营养不良扯皮。
  “同学,就这么小的空间,动动手都能挡道,你还打人呢。”凉凉的语调从身后传来,秦枫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林了旁边。
  刘宇帆毫无歉意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林了怒极反笑,问道:“你的手是长胸口上了吧?有病去医院啊,对着我发疯干嘛。”
  周围人多,刘宇帆不想在这里真的跟林了吵起来,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秦枫。
  他闷不做声,林了也没再说什么,和秦枫往外走。
  轰——
  天空闷雷作响,在礼堂里面还不觉得,出来才发现,居然凉快了不少。
  这场秋雨来得格外不是时候,学生们都没带伞,男生身体好,不要命地往雨里冲,女生们只能在走廊里等雨停。
  跑在最前面的就是肖子洋和张定远了,张定远甚至边跑还边配音“冲啊”!!!
  林了盯着模糊的雨幕出神。
  “你说我能追到他吗?”孟雨霏看着窗外的雨幕出神,沮丧地问邓芳,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远处的演奏厅,那边传来似有若无的音乐,“西蒙邀请了蕾娜来欣赏他的演奏,却没有找我……”
  邓芳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好说:“他来宿舍的时候只有蕾娜在,当然就找蕾娜了,你也别想太多。”
  大部分欧洲人审美还是偏向西方的,西蒙看不上你也很正常。邓芳这么想了,却也没真的说出来伤她的心。
  孟雨霏咬着嘴唇,“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试试。”
  老师说了,她是这一期学生中最优秀的,才刚来不到一年的她就被破格录取为乐团的小提琴手,还因此认识了西蒙。他们每天一起练习,一起吃饭,西蒙怎么会不喜欢自己呢?只要再主动一点……
 
  ☆、自杀
 
  已经过了近半小时了,雨势依旧没有减小的意思,天色更加- yin -沉,叫嚣着不肯放过这群可怜的学生。林了肚子有些饿了,想问问秦枫有没有带吃的。
  他转过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不只是秦枫,其他同学也不见了。身边此起彼伏的抱怨声不知何时都消失了。
  只有雨声还在不断撞击他的耳膜。
  慌乱的雨声和身后寂静的大礼堂形成对比,林了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
  他看向朦胧模糊的雨幕,期待秦枫从中走来。
  黑色的闪电划破天空,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远方传来女生撕心裂肺的尖叫。
  一个雷就吓成这样了吗。
  林了感觉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揉了揉眼睛,没什么效果。
  原来是起雾了。
  空气温度骤降,寒意自脚底升起,校服短袖显得格外脆弱。
  终于,雾中走来了一群人,穿着和他一样的校服,却没有打伞。
  雾渐渐散去,林了看清了来人。
  或许不能称之为人。
  那是一张张白纸一样的脸——没有五官,头发顺着雨水贴在脸上,然后平滑地从脸上滚落,缓缓向前迈步。
  雨水打在他们身上,也不见他们慌张,如果有表情,他们大概都在对着林了诡异地笑。
  校服已经- shi -透了,印出了盖在衣服下的骨架。
  这些“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小帅哥,中午吃什么啊!”
  林了呆滞地看着秦枫。
  “我就上个厕所的功夫你都能发呆啊,怎么了?每次发呆都一脸见鬼的表情,”秦枫带着凉意的手拍着林了的脸,“撒什么癔症呢小帅哥。”
  “没有……”
  太久没脑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林了刚才居然都忘了害怕。
  秦枫观察他的表情,确定没什么问题了,说道:“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直接冲回去吧。”
  育才占地面积很大,从大礼堂到食堂距离不短,他瞪大眼睛问秦枫,“直接冲?壮士你这么勇猛的吗?”
  秦枫挥了挥手里的白色蛇皮袋:“没事,有它。”
  林了看着上面标红的“金牌工业水泥”,嘴角抽搐,“你进去还是我进去?”
  秦枫看智障一样:“你就不能想象一下我们顶着它跑的画面?非得跟个人贩子似的?”
  顶着这个东西本身就已经很智障了好吗?
  没等林了拒绝,他的肚子再次贴心地叫了起来,还很大声。
  秦枫:噗。
  “你能不能有点学霸包袱?”林了最后挣扎了一下。
  “这很符合我的人设,我一直都是走勤俭节约朴素风的。”
  “你不跟我一起还有别人乐意的。”秦枫扫了扫周围,林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一群虎视眈眈的饿鬼。
  一个女生上前问道:“秦枫同学,我能跟你一起走吗?这雨一直不停,我快要饿死了。”
  秦枫看了眼林了,“我舍友早上没吃饭,你听听他肚子叫得多凄惨,”
  然后林了的肚子又配合地叫了,众目睽睽之下,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秦枫又友好地补充:“后门还有好多这种袋子,我去帮你们拿过来吧。”
  女生很高兴:“谢谢啦!”
  最后他们还是披着巨大的“耐火耐水耐高温”冲进了雨中,还带着一群人竞相效仿。
  简直不忍直视。
  “啊,这个袋子是漏的!!!”人群中传来一声惨叫。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不幸中奖,可惜其他人并没有同情他的意思,一个个笑得肚子疼,仿佛嚼了炫迈。
  秦枫走过每个窗口都有人跟他打招呼,林了这才知道他人缘还挺不错的。
  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食堂里坐满了人,已经没有空位了。不少人直接找了块干净的地就地坐下了,围在一起特别热闹。
  “直接打包带回宿舍得了,反正下午休息。”秦枫说。
  林了点头赞成,“你下午就在宿舍补觉吧,赶紧把那个五点的糟心闹钟删了。”
  一场雨下来外面凉快了,宿舍里依旧闷得很,回来呆了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受不住热的两人把短袖脱了,直接光着膀子吃饭。
  “全校下午都放假,宿管是不是该把电闸打开了?”林了随手拿起一本书狂扇。
  “学校没通知,宿管是不会开电的。”
  刚出锅的菜有点烫口,秦枫从书架上拿起笔记本对着鱼香肉丝扇风,又习惯- xing -地打开翻了一遍。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