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15)

字体:[ ]

  警车已经来了,一大群警察正围着罗主任了解情况。
  林了在楼梯口碰到了徐紫薇,她正打算离开。
  林了没打招呼,经过她时却被叫住。
  他回头问道:“有事吗?”
  徐紫薇欲言又止,匆匆离开了。
  “你怎么样?”秦枫没找到人,在十班坐了一会儿,顺便替林了把书包收拾了,“关一下后面的灯,直接回宿舍吧。”
  林了按下最后一个开关,教室瞬间漆黑一片,他受不了黑暗的环境,加快脚步走到秦枫身边,“我送向依然去了,她被这事吓到了,哭得特别凶。”
  “你呢?”秦枫问,“你害怕吗?”
  林了无力地说:“你听到我心脏狂跳的声音了吗?”
  秦枫笑道:“我要是都能听到,你该去医院挂急诊了,不过我可以感受一下。”
  然后他把手放到林了左胸口,“怎么跳得这么快?”
  林了长舒一口气:“我怕啊……”
  秦枫握住他的手,这么热的天,凉得像块冰。秦枫下意识把他的手放在掌心,顿了顿,又搓了几下。
  突然的亲昵举动让林了有点不自在,他挣开秦枫的手,“赶紧走吧。”
  秦枫自然地收回手,居然还很伤感地叹气:“我这么无私地用体温温暖你,你还不领情啊小帅哥。”
  林了怒道:“你大爷的,这种时候还敢调戏我!”
  声音有点大,惊到了守在一楼的罗主任。
  “是不是林了?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想在教室过夜?啊?”
  林了立刻噤声。
  “上面的同学可以下来配合一下调查吗?”这应该是来办案的警察之一。
  罗主任让林了等一下再下来,还在跟警察说话,“一个学生也提供不了什么信息,警察同志,这么晚了让他们走吧。”
  警察也很无奈:“罗老师,你放走了那么多目击者,这让我们很不好办,现在都不能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
  罗主任理亏,没说话。
  “尸体已经搬走了,小同学,方便下来聊一下吗?”
  看到秦枫跟着林了一起下楼时,罗主任看了他一眼。
  秦枫解释:“我给舍友补课。”
  罗主任了然,去一边跟另一个警察交谈。
  警察是个中年大叔,看着挺和蔼的,就是额头有一大块淤青,他问二人:“李威跳楼时你们看见了吗?”
  林了回答:“九点半左右,当时我要出去洗抹布,看见一道白色的影子掉下来,听到尖叫才知道是有人跳楼。”
  警察又看向秦枫,居然笑了:“小枫长这么大了啊。”
  秦枫也笑道:“赵叔叔居然还记得我。”
  赵警官摇摇头:“你从小就比一般孩子聪明,你爸动不动就吹儿子,想不记得都难。”
  又补充:“不要被影响,你很优秀。”
  秦枫没说话,林了听得一头雾水。
  赵警官知道他不愿意提自己家里的事,转移了话题:“今天你见过这个跳楼的孩子吗?”
  秦枫想了想,说了自己晚上在天台所见。
  “他当时还跟我打招呼了,不像是会想不开要跳楼的人,这是我猜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只能确定那是个女生,我不保证她就是徐紫薇,太黑了我看不清。”
  赵警官点头,记下了徐紫薇的名字。
  秦枫看着赵警官脸上明显的淤青:“赵叔叔最近出任务一定要小心。”
  赵警官疑惑:“怎么了?”
  秦枫说:“您印堂都发紫了。”
  赵警官哭笑不得:“你这小子,现在这么能贫!”
  又摸了摸额头的淤青,还挺疼的,忍不住感慨:“现在的家长一个比一个能搞事,我们警察都不够用了。”
  林了惊了:“这是家长打的?”
  赵警官点头:“他们家女儿在德国出了事,跑到我们这来报案,我们也无能为力啊,结果那个父亲太激动,非要把警局砸了讨个说法。”
  德国……
  想起那个莫名出现的笔记本,林了后背一阵恶寒,他看着秦枫:“是叫……孟雨霏吗?”
  “你认识?”赵警官问,“她以前在艺锦中学读书,是不是同学?”
  秦枫抓着林了的手臂,果然凉的吓人,“不是,我们也是听艺锦的同学说的。”
  赵警官看不惯现在的学生,“你们这些孩子啊,就是喜欢八卦,别人家的悲剧拿来当话题,这样不好。”
  看了看时间,又让他们俩赶紧回去:“很晚了,不要再想这件事,回去洗个澡睡一觉。”
  “你说……李威会出现在笔记本上吗?”
  秦枫说出这个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猜测,但现在已经没什么不可能的了。
  无形中有一根线,把这些看似不相关的事慢慢串联在了一起。
  “最好不要。”林了说,“你别抓着我手臂了……”
  “哦。”然后秦枫改成牵他的手。
  “你觉不觉得这个画面很诡异?”林了看着他,手心的冷汗沾到秦枫手上。
  “别扯了,赶紧回宿舍,知道你怕。”
  林了默默红了脸,幸好天黑,秦枫看不见。
  男生宿舍的门都紧闭着,没有以往的笑闹声,不过总有窃窃私语从门内传来。
  估计都在偷偷讨论跳楼事件。
  笔记本上并没有新的内容。
  他们又看了几遍孟雨霏的死亡记录,没有头绪。
  “你看出什么吗?”林了问秦枫。
  “死得很惨。”
  “……”
  没毛病,是真的惨。
  “过几天应该就得上新闻了,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吧。”秦枫翻出上次的草稿,把之前的想法撕掉,翻开新的一页写写画画。
  林了看着秦枫用红笔圈出的徐紫薇,把楼梯口遇到徐紫薇的事说了。
  “她好像当时有话想说。”
  秦枫一哂,“做贼心虚吧。”
  “陈云虎死在将云山,孟雨霏在海德堡。”还有不知道会不会有死亡记录的李威,命丧学校。林了想不通,“这些地方能有什么联系?”
  “不知道,”秦枫说,“说不定有联系的不是地方,是人呢?”
  林了苦笑:“这就更吓人了……”
  “我有一个想法,”秦枫又打开了那个五点的闹钟,“我去问问那个女鬼。”
  林了:……
  “我听说回应鬼魂会被勾魂……”林了说,“你再考虑一下?”
  秦枫突然从后面抱住他,用飘渺的声音说:“是吗,其实我早就……”
  “滚蛋别吓我!”林了鸡皮疙瘩炸起,挣开秦枫,“你个戏精!”
  秦枫又凑过去,挑着他的下巴,柔声说:“你怎么就是不信呢?那天听到的女声,就是我啊……”
  林了:“你别吓我……”
  秦枫接着- yin -阳怪气地说:“你忘了每次第一个发现笔记本上内容的是谁了吗?”
  林了怔了怔,瞪大眼睛看着他。
  秦枫又问:“你知道为什么那个笔记本缠着你不放吗?”
  猝不及防,一滴眼泪掉到地上。
  林了哭也不吭声。
  秦枫懵了,“不是……我逗你的。”
  他被林了的眼泪吓到了,赶紧去抽纸给林了擦眼泪:“怎么就哭了?我以为你会打我的。”
  林了看着他,没说话。
  秦枫很愧疚:“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不好?”
  林了不说话。
  秦枫又问:“要不我给您唱个戏?”
  林了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秦枫没脸没皮,掐着嗓子唱黄梅戏。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夫妻家家把双还……”
  调调都跑月球上了,词还是错的。
  林了没忍住,笑了。
  秦枫愧疚死了,哄道:“乖,不哭了哈。”
  “你以后别吓我,”林了擦干眼泪,“我就怕这个。”
  又说:“在这里就跟你最熟,你要真成鬼了我怎么办……”
  “以前村里媳妇死了男人就是这么说了,”秦枫清清嗓子,又学上了,“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滚!”
  “你是不是害羞了?”秦枫捏他耳垂,“耳朵红了。”
  “再乱碰就把你手剁了。”
  秦枫乖乖放手。
  “其实你问的有道理,”林了说,“为什么每次都是你第一个发现新的内容呢?”
  秦枫:……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秦枫、秦枫、秦枫……
  鬼魅一样的声音再次造访。
  秦枫已经醒了一会儿,女声越来越近,他坐了起来。
  林了在自己手机上也设了五点闹钟,此刻他闭眼装睡,等待秦枫跟女鬼对话。
  秦枫看着对面的林了,对着空气问道:“你是谁?”
  女声没回答,还是不断叫他的名字。
  “你认识徐紫薇吗?”他又问。
  这次女声直接消失了。
  秦枫耐心地等了很久,没再听到声音,于是躺下闭目养神。
  不久后传来女声抽泣的声音。
  秦枫又问了几个问题,女声没搭理他。
  声音越来越大,哭得肝肠寸断。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