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16)

字体:[ ]

  这次的声音无差别传到了秦枫和林了耳中,林了在被窝里捂住耳朵。
  天大亮了这个女鬼才消停下来。
  “我想换寝室……”林了抱着被子,生无可恋。
  “我也想……”秦枫没比他好多少。
 
  ☆、霸凌
 
  向依然今天的状态依旧不太好,眼睛里全是血丝,很多同学关心她怎么了,她一直摇头不说话。
  第一节是化学课,陈槿进班也发现了异常,直接把向依然叫了出去,让其他学生自习。也不知她们在外面说了什么,向依然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回来后直接趴在桌子上哭了。
  陈槿没有再关注她的情绪,开始上课。
  “有没有同学愿意讲一下这道题?”
  张定远举手问道:“老师,班长都哭了,你是不是应该找个人安慰一下她?”
  陈槿最讨厌这种扰乱课堂的学生,没有理他,继续说:“如果没人自愿我就点人了。”
  她看了眼林了,点了他旁边的肖子洋。
  张定远自讨没趣,一整节课都没听讲,自顾自在草稿纸上画猪头。
  “本周班会课换班长,有意向的同学大课间来找我。”陈槿甩下话就离开了。
  课间向依然的位置又被人围满了,林了不知道还能怎么安慰她,没有凑过去。
  张安安大着嗓门道:“她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依然帮她干了那么多事,现在连个理由都没有就想换班长?”
  立刻就有人应和:“是啊,本来我就不喜欢她,现在整这些事,快烦死她了。”
  “换什么班长啊,换班主任得了。”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显然对陈槿积怨已久。
  教室反而安静下来了。
  “其实也没必要换班主任,我们全班签名申请不换班长吧?”张安安提议。
  没人有异议,大家签上自己的名字,由张安安大课间送去给老师。
  第二节是罗主任的课,看到物理老师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惊了。
  “数学老师有事要处理,这节课我替他上了。”物理老师笑眯眯道。
  应该是处理昨晚的事,毕竟是年级主任。
  林了本以为一早上就能听到大家讨论跳楼事件,没想到育才的八卦系统这么不发达,班里居然没人提。
  张安安离开前还安慰了一番向依然:“你别担心,我们都觉得你做得特别好,不会让老师换掉你的。”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向依然转向这群善良的同学,向他们鞠了一躬。
  都是一个班的,看到向依然这么做,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向依然是个好班长,凭什么她一句话说撤就撤?
  向依然回座位后一直沉默不语,大家也不再打扰她,林了经过她的座位时给了她一颗糖。
  这还是秦枫早上给他的。
  外面传来女人崩溃的哭喊声,夹杂着几个男人安慰的声音。
  手臂猛地一疼,向依然突然死死抓住他的手臂,指甲快掐进他的皮肉。林了吃痛,他看向向依然,发现她好不容易稳定的情绪再次变化,眼泪几乎是瞬间就掉出眼眶。
  这让林了有些疑惑,她到底在为什么而哭?
  他轻声问:“你怎么了?”
  向依然才反应过来自己抓着林了,立刻松开手道歉:“对不起,我……我受不了这种事,真的受不了……”
  向依然的同桌已经看着他们互动了好久,眼神都要放光了,林了十分无语地看着她,示意她看看向依然。
  “依然,怎么又哭了?”
  向依然哽咽,“没什么,我就是有点被吓到了……”
  立刻有人接话:“是不是昨天晚上的跳楼事件?”
  这一声引爆了憋了一个晚的住校生的八卦之魂。
  住林了隔壁404的邓良开始科普:“昨晚上对面天台有人跳楼,是高三二班的一个学长,听说是压力太大了,他昨晚还给他妈发短信问为什么他要高考!”
  班里一片唏嘘。
  “所以只需要做三条辅助线,这道题就可以轻松解决了。”秦枫讲完最后一道题,刚好下课铃响了。
  “秦老师,我还有一个问题!”一个女生举手,加重了秦老师几个字,不少人都笑了,她笑嘻嘻地说,“你跟罗老师商量一下,以后你就给他代课,让他给你发工资怎么样?”
  全班开始起哄,不少人应和着“是啊是啊”。
  楼下传来哭喊声,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转移。
  “是不是昨天跳楼那个男生的家属?”
  有人起了头,一班立刻变成茶话会。不少人都是边写题边听,而且还能分心插个嘴。
  “我还听说他其实是为情自杀……”一个男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山寨版本,直接在天台改编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三角恋,可惜大家不买账。
  秦枫又假装不经意看了眼徐紫薇,她坐在位置上,表情不太好看。
  一般她一个上午能朝自己这边看好几次,但是今天他在台上讲题徐紫薇都没怎么抬头。
  心里有鬼。
  “李威住在503,就在你隔壁,你没听说什么吗?”又有人出声。
  秦枫看着立刻备受瞩目的男生,男生已经被人问了好几轮了,非常不耐烦:“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他舍友!你们一个个烦不烦,有时间不会多做点题目吗?”
  问她的女孩子撇撇嘴,跟别人聊天去了。
  徐紫薇站了起来,同桌问她去干嘛,她说去厕所。
  “我们一起去吧?”
  回来的时候却只有同桌一个人。
  “同学,可以帮我把这个给林了吗?”徐紫薇攥着纠结了一早上要不要用的纸条,随便拦了一个十班的同学。
  她笑得腼腆漂亮,被叫住的男生笑着接了。
  徐紫薇没管林了看没看,直接离开了。
  刘宇帆把纸条砸到林了面前,一句话也没说。
  林了莫名其妙,“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吗?”
  刘宇帆冷笑:“又不是我给你的?”
  林了打开纸条的时候听到他又说:“到处勾搭女生,还在育才呆着干嘛?回你原来的学校啊。”
  林了还没开口,肖子洋先怒了:“你丫嘴巴干净点,说话- yin -阳怪气的几个意思?”
  刘宇帆说:“过了摸底考你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
  “你是不是有病?”肖子洋一嗓子吼了出来,知道他指的是林了的成绩,只能憋着没继续说话。
  “好狗不乱叫,你这么能,到时候考个第一我们看看啊。”林了说。
  这个班的人都挺喜欢林了的,刘宇帆不敢真的跟林了吵,于是另辟蹊径,对肖子洋说:“刚才让我给林了递纸条的是徐紫薇!”
  肖子洋:“我又不瞎,你当我没看见你刚才的花痴样?”
  刘宇帆气红了脸,总算闭嘴了。
  林了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昨天在天台对面的人是不是你?
  他把纸条收了起来,肖子洋好奇:“徐紫薇给你写的什么?”
  “你猜猜?”
  “我猜跟秦枫有关。”
  “……那你还问?”
  肖子洋悻悻,僵硬地转移话题:“你摸底考怎么办啊?”
  “凉拌吧。”林了叹气,“老师怎么都不说一下哪天考呢。”
  “这个学校的同学其实都挺好的,就是吧,学霸多少都……有点自负啥的。”肖子洋说,“胖子就是父母弄进来的,一开始在班上特别可怜,都没人愿意理他。”
  林了看了眼正在打鼾的张定远:“现在不是挺好的?”
  “嗯,向依然专门找老师开了个班会讨论尊重同学这个话题,后来大家就渐渐变友好了。”
  向依然在林了心目中的形象立刻高大起来。
  林了不打算回应徐紫薇的纸条,更不打算告诉她对面是秦枫。
  打饭时徐紫薇和一个女生就在他身后排队,徐紫薇撞了他一下,他没搭理。
  “林了!”徐紫薇低声叫他,“天台上的是不是你?”
  林了反问她:“你去天台找他干什么?”
  徐紫薇没说话,算是默认那个女生就是她了。
  过了一会儿她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跳下去,他当时跟我表白我明明答应了……”
  林了无语:“你不是喜欢秦枫吗?”
  后面排队的催促他们快点,徐紫薇拉着同行的女生走了。
  秦枫每天占的都是同一个位置,非常好找,林了去的时候他都吃的差不多了。
  秦枫递给林了一杯绿豆沙:“来,交换一下情报。”
  二人交流了一下上午的发现,一致认为晚上应该去503看看。
  “刚才徐紫薇拦着我问天台上的那个是不是我。”
  “你怎么说的?”
  “没正面回答,我问她找李威的那个女生是不是她,”林了有点小得意,“好歹套到了话,应该就是她没错了。”
  秦枫把碗里没吃的鸡蛋夹给他,听说鸡蛋好像也能补脑。
  林了夹着鸡蛋,“你吃饱了?”
  “……我撑了。”
  “你要不要夸一下我,我都没告诉她天台上站着的是你。”
  “你只是告诉了她你认为李威是自杀的而已。”秦枫说。
  “不是吗?”林了扒了几口饭,突然顿住筷子,“你不会是觉得……”
  林了做了个口型。
  秦枫说:“这谁知道呢。”
  林了并不明白为什么秦枫对徐紫薇这样偏激的想法。
  食堂人多,确定没有老师后他掏出了手机。
  林了:徐紫薇以前做过什么?
  秦枫:校园霸凌
  秦枫:直播群殴
  “确定是她吗?”虽然徐紫薇人品不太行,林了无法想象她霸凌同学的场面,“没有同学发现吗?她在学校朋友那么多。”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