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20)

字体:[ ]

  那是他噩梦的开始。
  小林了看着自己的数学试卷,又看看考了高分很高兴的同学们,悄悄把试卷塞进了抽屉里。
  他这次只考了40分,自己都觉得很丢人。
  老师很生气,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问他:“林了,你考了多少分?”
  小林了脸红透了,不敢说话。
  老师很生气,加重了语气:“你告诉大家,你考了多少分?”
  “我……40分……”
  他支支吾吾的,右手反复揪着左手的手指,很想哭。
  “你考了40分,40分!”
  老师重复了两遍,全班的小朋友都笑了,还有人学着老师的话重复。
  “你知道你的同学们都考了多少分吗?二年级的数学那么简单你都不会,你怎么能蠢成这样?”老师很生气,“大家都喜欢跟聪明的小朋友玩,你这个成绩是找不到朋友的。”
  那一节课小林了都没听讲,他把脸埋在手臂里,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眼泪,也不想看到那些嘲笑他的目光。
  他好想妈妈。
  “你好蠢哦!”下课后,一个小男孩指着他笑着说。
  “是啊是啊,蠢死了。”他的同桌拍手赞同。
  小林了以为过几天大家就不记得他考了多少分了,听到别人说他蠢就捂住耳朵,假装听不见。
  但是一个星期过后还是有人指着他说蠢。
  下次考试我考好一点,然后他们就不会说了。他想。
  可是第二次数学考试他还是考砸了,老师这次没骂他蠢了,老师说他跟猪一样笨。
  下课以后小朋友把他围在中间,还编了一首歌,他不记得那首歌了,但是他记得他的同学唱歌的时候都很开心。
  小林了当天晚上回家抱着姥姥哭了好久,姥姥问他怎么了,他说他想爸爸妈妈了。
  小朋友不爱跟我玩,我太蠢了。小林了不敢说,怕说了以后姥姥姥爷找去学校,那样同学就更不喜欢他了。
  同桌小胖的橡皮擦掉了,小林了立刻帮他捡起来,结果小胖说这是蠢猪碰过的橡皮擦,他不要了。
  同学下课都在一起玩弹珠卡片,他却看都不敢看一眼,怕被说,可是他也好想过去一起玩。
  我不聪明,我拖后腿了,可是我不坏啊,我不欺负人,我不抢位置,我帮你们削铅笔,借你们橡皮擦,你们跟我玩好不好……我不想当猪……
  长大后他知道并不是所有老师都那么没人- xing -,可偏偏他就是在最单纯的年纪遇到了这样的烂人,童年的噩梦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初中时他还老是想着如果能回到被老师侮辱的那天,他一定要狠狠地顶回去。
  “乖,没人敢欺负你……”姥姥抱着他轻声说。
  “姥姥……”
  那个声音笑了,“谁是你姥姥啊?怎么说我也得是姥爷吧?”
  “嗯……姥爷……”
  秦枫不知道林了做了什么噩梦,听到抽泣声时他就醒了,以为又是女鬼定时哭丧,谁知道是睡在他对面的小可怜。
  他爬到对面床上去的时候动静挺大的,林了却毫无感觉,自顾自在梦里哭得起劲。
  秦枫摸了摸他的枕头,已经- shi -透了。
  哭成这样还没醒,也是天赋异禀了。
  秦枫把枕头干燥的一边扯到林了脸下方,一下又一下顺着他的背,林了呼吸终于平缓下来,秦枫以为他已经没事了过去摸他脸颊的时候,沾了一手- shi -润。
  居然还在哭,泪腺简直发达。
  “小可怜啊,小帅哥?醒醒啊。”秦枫叫了几声,林了没有反应。
  他又在林了脖子上掐了一下。
  嘶。
  林了一整晚都在循环播放这个梦,不断被小朋友拍着手围在中间叫蠢猪,他快要崩溃了。
  突如其来的刺痛唤醒了他。
  他声音有点哑,问道:“几点了?”
  “要不要去给你拿纸?”秦枫问。
  “啊?”林了吸着鼻子,没明白他在问什么,然后发现秦枫躺在自己后面,“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
  “……专业□□,业务满分,你值得拥有。”说着秦枫拂过林了露在外面的手臂。
  林了:“……”
  秦枫抹了一把林了的脸,“脸都还是- shi -的,你一点感觉也没有?”
  林了尴尬的抹了下眼睛,碰到还有点疼。
  “我哭了很久吗?”
  秦枫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我三点四十二爬过来的,现在四点半了。”
  林了警惕地问:“你没录视频吧?”
  秦枫掐他的脸,“我大半夜被你吵醒了还得过来安慰你,你就这么小心眼?”
  “毕竟你是个有前科的人。”林了理直气壮。
  “梦到下午的事了?”秦枫问,“怎么哭成这样?”
  “不是……”林了又用力擦了一把脸,“你成绩这么好,从小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你吧。”
  秦枫沉默。
  一开始是挺喜欢的。
  他问:“梦到小时候的事了?”
  “我从小成绩就差……”林了看着天花板,“老师同学都不喜欢我……”
  他不爱学习,所以老师讨厌他,同学讨厌他。小林了心里很难受,整整一学期,他都不敢在班里说话,姥姥姥爷再问起来,他就说爸爸妈妈不在他很难受。
  只有跟着姥爷出去的时候他才会高兴。
  小林了就跟鳖精附体了似的,整整憋了两年,姥姥姥爷还以为他在学校过得挺好的。只是偶尔看到小家伙坐在门口发呆的时候会过去问他怎么不找小朋友一起玩。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林了每天没事就爱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黑板后面是什么呢?会不会钻出来一个长得跟老师一模一样的人?
  其实周围的空气都是布做的,用力撕开里面会走出来一个怪物。
  ……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想象力不断发散,一发不可收拾……
  “我真的……还挺难受的……”
  林了声音嘶哑,说得不太清楚。
  秦枫从这只言片语中看到了那个懵懂又委屈地看着周遭同学的小男孩,只想好好安慰他,林了又说:“千万别说我怂为什么不告诉家长,我现在可伤心了,别刺激我。”
  秦枫被这句话整笑了,“我在你心里到底什么形象啊?”
  “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高大威武的形象啊。”林了说,“我就是……我其实也不是那么没用……”
  “谁说你没用了,”秦枫抓着他的手说,“你已经很好了。”
  我要是小时候就认识你就好了,林了想,还一不小心说出来了。
  “现在认识也不晚啊。”秦枫蹭了一下他的脑袋,“认识你我特别高兴。”
  林了轻笑,“我也是啊。”
  秦枫把林了的被子扯了一半过来盖着,打了个哈欠,很快就着他身边狭小的空间睡着了。
  林了倒是彻底清醒了,有一下没一下用指甲轻轻抠着秦枫抓着他的手。
  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握着的是什么时,他轻轻把手抽了出来,漆黑的夜里,耳朵红透了。
  五点了,林了已经摸出了耳机打算带上,但是预想中的哭声并没有出现。
  难道只有秦枫醒的时候才会有?
  这是真爱了。
  也不知道徐紫薇以后要怎么面对这群同学。
  李威为什么要跳楼?
  脑子里很乱。
  滋,是水龙头被人拧开的声音。
  水龙头用了很久,已经生锈了,声音格外刺耳。
  窗户边的人叹了一口气,“怎么没有水呢?”
  听得出声音里格外不满。
  有脚步声靠近躺着他和秦枫的床。
  凌晨五点多,是谁站在床底下看着他们?
  他突然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撑着身体往床下看去。
  如果真有鬼把秦枫叫醒就行了。
  床下没有人,他看向窗台边,黑色的影子印在窗户上。
  “你好。”
  那个声音在说:“你好。”
  秦枫翻了个身,手横在了林了胸前,他看着面前的手臂,惊喜地发现自己这次发呆居然没怎么害怕。
  他翻身想把秦枫的睡势调整一下,发现他还是对自己认识不清。
  腿软,翻不动。
  还好是躺着的。
  最近几次发呆脑补的剧情其实都不错,今天的这个又可以写一个单元了,找个时间多更几章。
  脑子里各种想法滚动播放,他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死亡笔记
 
  林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9点了,他吓得赶紧下床洗漱,才想起来罗主任给他放了一天假。
  秦枫不在宿舍,大概是出去找工作了。想到这里林了有些不舒服,具体为什么不舒服他也说不上,大概是秦枫走了也不跟他说一下让他觉得被忽略了吧。
  “你们两个怎么没去上课?”宿管阿姨的声音响起,赶走了两个躲在寝室的男生。林了不自觉放轻动作,随后想起来自己是有正当理由的。
  宿管应该是知道他请假了,没有说他。
  肚子有点饿,他打算去食堂吃早饭,拉着门栓,却没法拉开。
  使点力再拉,还是不行。
  林了终于觉察到事情不对劲,门又从外面锁住了!
  他用力拍门,没人应声。
  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跑到秦枫桌上去翻那本死亡笔记。
  不见了。
  手机里也没有秦枫的信息。
  一般秦枫有事都会给他发消息,醒了就能看见。
  他给秦枫打了个电话,立刻就被挂了。
  还要继续打,秦枫发来了消息。
  秦枫:你待在宿舍别出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