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24)

字体:[ ]

  “……装什么装,你还能这么讲究?”林了翻了个白眼。
  秦枫若有所思看着他,接过来吃了。
  “你心情不好。”林了说。
  “有点吧,”秦枫背靠着栏杆望天,“待会儿去干点有意思的。”
  “干什么?”
  “又不是干你。”
  秦枫很淡定地把这一页揭了过去,“都两个来回了,下船吧。”
  然后秦枫带着他来到了……
  一条一望无际的小吃街。
  秦枫一口气带着他走了老远才到,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别告诉我你原本就是想带我来吃东西吃一下午?”林了惊讶。
  “不然呢,你那么能吃。”秦枫嚼着烤肉说。
  林了在吃孜然土豆,一不小心咬到舌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有时候觉得你挺聪明的,有时候……”秦枫默默看了眼对面的招牌:猪二哥。
  “你说前半句就行了。”林了对于这种人身攻击已经免疫了,“带人出来玩就是吃,没创意。”
  “没办法,我观察挺久了,”秦枫说,“发现除了吃你真没啥爱好。”
  “……你说得我仿佛是个饭桶。”
  林了兜里的手机振动了,打开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帮我接一下。”林了两手都是小吃,只能使唤秦枫。
  他按下接听键,“哪位?”
  对面呼吸变得急促,却没有回应,很快挂了电话。
  大概是打错了。
  很快电话又打过来了。
  秦枫把电话放到林了耳边,林了问了好几次对方都没吱声,再次挂了电话。
  “有毛病吧这人。”林了决定回去就把这个号拉黑。
  秦枫已经撑到闻到食物的香味就想吐的程度了,林了居然又毫无压力的点了一碗鸭血粉丝。
  “你可以直接吃到晚上了,”秦枫说,“江边夜景挺漂亮的,刚好可以看看。”
  “你不吃了吗?”林了觉得秦枫吃那么点应该没饱。
  “不吃了,留着命晚上把你扛回去。”
 
  ☆、鬼影
 
  夜幕降临,江岸边的人却越来越多了,大多是过来找浪漫的情侣。
  林了和秦枫自觉找了个角落,出门没带墨镜真的是失策。
  “诶,我说……”林了不知该怎么开口,忍不住还是问,“你有别的亲人在吗。”
  “有啊,”秦枫对这个话题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声音平淡地就像是在说他吃饱了,“姥姥姥爷,小姑姑父,还有一堆懒得管我的就不提了。”他看着林了,“你是不是还想问问我爸妈怎么死的?”
  “没有,”林了看着江面阑珊的光影,“就是想到马上过中秋了,你可以去我家过节。”
  “哦……”
  他们就这么安静的看着江面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许久都没说话。
  “我爸妈贪污,被人举报了,”秦枫轻声说,“他们受不了被人那么骂,就先自我了结了。”
  “被人举报了?”电视剧看多了,林了想到了那些被坏人诬陷的清官。
  秦枫看着他的表情,仿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就是他们贪污的,我妈到死都不肯说出钱的下落。”
  钱可真是个好东西,能让老妈这么痴迷。
  如果老妈肯说出赃款的下落,老爸也不会带着她一起死了。
  留下个没爹没娘的自己。
  秦枫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说不上是难受。带着点不解,甚至还带着些愤怒。
  “喂,”林了学着秦枫之前的样子,张开手臂,“要不给抱一下?”
  秦枫噗嗤笑了。
  “没多大的事,过了太久了,偶尔想起来也没什么感觉,”不过秦枫还是揽住了他,“算我占你便宜了。”
  “一个秘密换一个秘密,”林了清了清嗓子,“我说完之后你就当自己幻听了。”
  秦枫好笑地看着他,“我可没逼你说。”
  “不行,这个必须说。”林了很严肃,“我是……弯的。”
  “……”
  这个秘密来得有点突然,秦枫觉得自己需要缓缓。
  林了很尴尬地看着他,“枫哥欸……你说句话,不然我很尴尬啊……”
  秦枫看着林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弯的啊……
  也是,正常的直男在自己这么长时间的骚扰下早就该要求换寝室了……
  林了把头偏到一边,不愿意去看秦枫。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十分眼熟的身影。
  女孩正看着他们,隔得有点远,嘈杂的人声阻碍女孩的声音传过来,林了只能通过她的口型猜测她在说什么。
  她在喊秦枫。
  “听见没,小帅哥。”秦枫戳了一下林了的头。
  “啊?”林了茫然地看着他,这反应显然是什么也没听到。
  秦枫头大的看着他,“你故意的吧?这么羞耻的话还要我再来一遍?”
  “等等,你先别说,她要跑了!”林了突然穿进人群,秦枫喊都喊不住。
  林了顾不上秦枫,怕一回头就把人跟丢了。
  “你等等!同学!”林了追着前面的身影,叫了好几声。
  女孩没有回应他,自顾自往前跑。
  身边的人群渐渐消退,直到只剩林了和她,她突然转过身看着林了,“快到了。”
  凉意自脚底泛起,林了止住了脚步。
  他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发现自己站在一条荒芜的路上。
  远方的树林里传来男人痛苦的叫声,他看见一个黑影在树林里捂着肚子打转。
  黑影抱着一棵树不撒手,却被身后无形的大力拽住,不停往外拉扯。
  “救救我吧……”
  “救命……”
  男人的声音更加凄厉,高分贝的叫声让林了捂住耳朵。
  黑影从树干上滑了下去,没有了声音。他的身边出现另一个矮小的影子,影子手中拿着一团黑色的东西,想着刚才那惨叫,林了觉得被撕扯下来的是他的皮。
  影子转过身,看向这边的林了。
  天太黑,林了看不上影子的表情,但是他莫名觉得那东西是在对着他笑。
  影子举起拿着皮的手,对他招了招。
  后方的汽车已经鸣笛很久了,司机- cao -着一口方言叫骂,车前方的男生却始终无动于衷。
  “小崽子,信不信我直接开过去!”司机骂着,居然真的加速了。
  “你是不是疯了!”秦枫来得及时,用力把他拉到路边,这一嗓子把林了吼懵了,“乱跑什么!就这一条命不够你死的是不是!”
  “不是……你没看见那个女生吗?”林了怔怔地说。
  “我他妈的就看到你跟个神经病一样往前瞎跑!”
  “怎么可能呢?我出现幻觉了?”林了嘀咕着,一时竟然回忆不起女孩的穿着。
  秦枫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路灯年久失修坏了好几个,还有一个拼命闪着光,灯丝滋滋地努力找存在感,也不知道走回车站要多久。
  等等……秦枫再次看向远方那片树林,觉得有些熟悉。
  “你看看那边,怎么那么眼熟?”秦枫指着不远处闪着火光的树林。
  “这个小树林怎么看着,”林了说,“那么像陈云虎那页画上的?”
  “确定吗?我不太能把画对应现实。”秦枫说。
  “应该是,”林了觉得冷,往秦枫身边靠,“说不定就是那个女孩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秦枫抓着林了的手:“那个艺锦的?你刚才看见的是她?”
  林了点头。
  “我怎么觉得我们在被人牵着鼻子走呢。”秦枫说,“装神弄鬼不够,还要拿个真鬼来吓唬我们。”
  “送上门的线索,去看看吧?”林了说,“这么晚了,是有人在烤红薯吗?”
  “说不定是谁的祭日在烧纸呢。”然后秦枫背着腿软的林了去了还发着光的小树林。
  “希望你能安息,不要再出来害人了……”一个男人念念有词地蹲在燃着的火堆边上,手里还抓着一把黄色的纸钱。
  “你去算命吧,支个牌子写好的不灵坏的灵。”林了跟秦枫咬耳朵。
  秦枫说:“你说我要是现在学一声鬼叫会不会把他吓疯。”
  林了立刻捏着鼻子叫了一声,“我死得好惨~”
  凄凉宛转,深得秦枫真传。
  秦枫抿着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等着围观那个男的吓破胆。
  对方没让他们失望,整个人吓得跌坐倒了地上。
  “不是,我没害你,我只是让你别害人了……”
  “我还给你烧纸送钱,你行行好放过我吧……”
  那个怂包直接吓哭了。
  “这人不是刘小飞吗?”林了突然说。
  “陈云虎死亡笔记那页里的刘小飞?”
  林了点头,“听陈云虎的使唤每天晚上去学校堵我和狗……和史远。”
  “晋城的怎么跑江城来烧纸?”秦枫说。
  “陈云虎跟老三qiangjian你,我没有啊……”
  “我让他们别干,他们还打我……”
  二人不再说话,都隐约猜到了什么。
  “大哥,大晚上的荒郊野外烧纸钱?”秦枫从刘小飞背后出声,刘小飞猛地回头,发现是个人,反而放松了些。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