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28)

字体:[ ]

  赵警官问道:“孩子,那么晚了,你们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林了从包里抽出了笔记本,犹豫了一下,交给赵警官,“解释不清楚,我们就是被它引过去的,您倒着翻翻看。”
  赵警官不明所以,在看完了四篇死亡笔记后再看自己面前的两个男孩,眼神都带着些失望。
  脸上写满了“你们两个小娃娃唬叔叔玩呢”。
  “这些笔记都是自己出现的,”秦枫看着赵警官,“我们没碰过。”
  “没人碰过那是谁写的?”赵警官简直要被气笑了,“我让你们来配合一下工作,不是让你们来讲鬼故事的。”
  “邓翔刚死,如果内容是我们写的,怎么可能把邓翔的死写得这么细致,”林了说,“赵警官,您看了监控,我们都没见过邓翔,怎么可能写得出来。”
  赵警官无法回答,这两起命案都不是自杀,却又无法追查到凶手,死者偏偏又联系紧密。他有时思考案情会突然联想到那个已经过世的烧纸钱的老太太,忍不住往灵异事件上带,又暗嘲自己是有点老了。
  “叔叔,最后一页笔记后面还没有图,今天我们把笔记本放在你这里,你明天再看看它有没有变化,”秦枫说,“我们说什么你现在也不会信,不如等到明天,我向你保证,下一页就是一幅画。”
  “给我吧,我今晚值班,警局也有监控,没人能搞鬼。”丁警官主动接过了笔记本。
  除了知道当时树林里那个烧纸钱的是刘小飞,警察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赵警官让他们不要再到处乱逛,叫了两辆车,一辆送史远去车站,一辆送两人回学校。
  “下次来再带你玩吧,让你在警局坐了一下午,不好意思。”秦枫对史远说。
  史远摆手,“没事没事。”他把手机递给秦枫,“老大,来给我拍张照呗?”
  秦枫嘴角抽了抽,以江城警察局为背景给史远拍了好几张照片,史远满意的上车了。
  “大师我下次还来找你们玩!老大拜拜~”史远把脑袋探出窗口向他们招手。
  林了对着已经开动的汽车喊到:“下次来穿正常点!”
  看着载着史远的小汽车在拐角消失不见,林了和秦枫才上车。
  “中秋节要到了,记得回晋城看看你姥姥姥爷。”汽车发动时赵警官俯下身对秦枫说。
  秦枫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林了猜他和姥姥姥爷关系大概不太好。
  “你中秋怎么安排?”林了问。
  “你呢?”
  “我爸工作忙,家里就我妈,我得回去陪她。”
  秦枫叹气,“三天见不到人,我好可怜啊。”
  司机被他怨妇一样的口气逗笑了,“小伙子,怎么说得跟媳妇跑回娘家了一样?”
  秦枫侧过头看着林了笑:“可不是嘛。”
  林了怪司机哪壶不开提哪壶,扯着嘴角跟着笑。
  “中秋节,一个人在宿舍,”秦枫强调,“一个人,只能吃泡面,看着别人吃月饼……”
  林了白了他一眼,“你要想让我把你带回家你直说啊!”
  秦枫很严肃,“你邀请我,和我自己要的,不是一个概念。”
  “那你……还看你姥姥姥爷吗?”
  秦枫看着窗外,“再说吧。”他凑到林了耳边低语,“我先想想我该怎么见丈母娘。”
  林了耳朵不争气的红了。
  “很热吗,小伙子?我给你把空调打开吧。”司机大叔很热情。
  秦枫揉着林了的耳朵笑倒在后座。
  “要不你以后起床就让我把你抱下来得了,骨头这么脆。”秦枫扶着瘸腿的林了说。
  没吃早饭,林了想到了脆骨肉串,有点饿。
  没有了笔记本的夜晚他们都睡了个好觉,林了醒来时被屏幕显示七点四十五惊吓到,下床时直接从梯子上滑了下去,不幸把脚给崴了。
  早读已经开始了,不少教室里的同学看到秦枫扶着一蹦一跳的林了经过时都向他投来同情的目光,林了此刻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经在育才初高中部火了个彻彻底底。
  陈槿不在,代班主任变成了罗主任,他早就在班门口蹲守着,就等着捉到林了好好训一顿,没想到等来个瘸腿的兔子。
  秦枫卸了货跟罗主任打了个招呼就回班了,不久林了听到了一班突然爆发的掌声还有欢呼声。
  “你的腿怎么了?”罗主任拿教鞭敲了一下他的腿。
  “起晚了,着急上课没注意就把脚崴了。”林了不好意思地说。
  “你还真是诚实啊。”罗主任也没批评他,打算扶他回座位,没想到向依然突然从身后冒出来把林了扶到座位上。
  向依然抓着林了的胳膊,好几次欲言又止。
  肖子洋看着他的瘸腿惊呆了,在罗主任回办公室后问他:“你这是诅咒生效了?妈的那个女的太歹毒了!”
  林了不知道肖子洋在说什么,但是觉察到了班上的同学今天都有点奇怪。
  譬如他的前桌,短短两分钟内回了五次头。
  “诅咒什么?”
  “诅咒你啊!”肖子洋用课本挡住头,“我们都知道了,徐紫薇死前在墙上写了你的姓。”
  肖子洋掏出手机给林了看他的待发货信息,“兄弟别怕,我给你网购了一百张符纸,绝对百鬼不侵!”
  林了:……
  他可以肯定,“林”,是指林小小。
  “你怎么会知道?”
  “保洁阿姨说的啊!现在全校都知道了,兄弟我们挺你!”
  无论是什么品种的大妈,都是非比寻常的存在……
  林了看向向依然的位置,向依然正巧也在看他,没看错的话眼睛又是红的。
  张定远砸过来一张草稿纸团,林了打开发现里面写着:邪魔退散!
  他无语看向张定远,张定远做出一个鼓舞的姿势。
  徐紫薇的死固然令人惋惜,但是她做错了事,而且林了又是朝夕相处的同学,除了刘宇帆,十班同学一致胳膊肘往内拐,甚至用了半节班会课来给林了疏解“心理压力”。
  剩下半节课用来选三个慰问代表,讨论什么时候去看陈槿。
  原本应该是课代表和班长一起去,但是陈槿在这个节骨眼生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怎么回事,大家都不太乐意。
  “我要去。”在向依然问有谁要一起去看老师时林了举手了,他有话要问陈槿,还要叫上秦枫一起。
  向依然很犹豫,“可是你的腿……”
  “到时候就好了,”林了说。
  看到同桌举手,肖子洋也表示要去。
  “你们这是怎么了?想用看病唤起陈槿的良知?”张定远说。
  “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林了说
  张定远佩服抱拳。
  林了腿脚不方便,不用做课间- cao -,他提前给秦枫发消息让他大课间给自己送药过来。
  “班长,你能帮我去校医室拿点跌打损伤的药吗?我疼的受不了了。”林了叫住了要去做- cao -的向依然。
  向依然没有犹豫,急忙跑去了校医室,在那里碰到了拿药的秦枫。
  “是林了要你来拿药的吗?”秦枫问向依然。
  向依然点头,跟着他一起朝着十班走。
  “不知道怎么搞的,林了这两天运气真是背的可以,”秦枫说,“走个路都能被绊倒,前面明明没有障碍,他跟我说有东西绊住他了。”
  他问向依然,“你说那个诅咒是真的吗?”
  向依然干笑,“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假的吧……”
  秦枫点头,“必须是假的,林了不能出事。”
  “前天差点被车撞,昨天又被警察叫到局里盘问,就像有东西在跟他作对。”
  向依然脸色变得格外苍白,双手绞紧。
  扭伤的地方有点肿,不过不太严重,秦枫小心翼翼给他擦药。
  林了叫得格外凄惨,堪称影帝。
  向依然眼睛红了,她转过身不去看,
  “你说徐紫薇也不是我害死的,她为什么要诅咒我?”
  “你怎么就知道是诅咒你呢?说不定那个林指的是别人。”
  “我真怕……唉……”林了叹气。
  “对不起……”向依然突然发声。
  “班长?你怎么了?”
  “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你……”她压着声音说。
  秦枫走到她面前,“把话说清楚。”
  向依然有点怕秦枫,下意识往林了那边靠近。
 
  ☆、招魂
 
  向依然本来叫林依然,妈妈跟爸爸离婚以后她才改跟妈妈姓。
  她和姐姐是异卵双胞胎,她遗传了妈妈的好相貌,姐姐遗传了作为舞蹈老师妈妈的跳舞天赋,姐妹俩从小感情就很好。
  爸爸嗜赌成- xing -,在她和姐姐上初中后,妈妈终于受不了这种日子了。
  那段时间妈妈突然对姐姐特别好,给她买自己要了好久都吃不到的零食,还给她买芭比娃娃,向依然以为妈妈不要自己了,每天躲在家里哭,可是妈妈最后却留下了姐姐,带走了她。
  她和姐姐每天都会聊天,某天姐姐突然给她发了一张图片,说她好喜欢这个男生。
  那是一个男生骑车的背影,向依然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她们学校的秦枫。
  姐姐跟她的聊天重心变成了秦枫,她打趣姐姐为什么不去追人家,姐姐说她不漂亮,秦枫不会喜欢他,只想安静地做个小迷妹。
  每天聊的内容都很轻松,向依然以为姐姐在学校过得很好。
  那天姐姐半夜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哭了很久,把在客厅看电视的妈妈都惊动了,妈妈抓着手机问姐姐怎么了,姐姐说爸爸晚上又打她了。
  第二天妈妈就打算去把姐姐接过来和她们住,到了爸爸家却发现奶奶正在屋里哭叫。
  姐姐烧炭自杀了,死的时候爸爸还在隔壁房间呼呼大睡。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