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3)

字体:[ ]

  以上小道消息来自高校小雷达史远。
  当林了端着一碗哨子面坐在了食堂里,闻着香喷喷的辣椒味儿,他对这所高中的印象终于挽回了一点。
  可惜一筷子面刚吹凉就被一阵雄壮的男声震得掉进了碗里。
  “那边那个穿皮卡丘的男生!你哪个班的?怎么不去上课?”
  林了疑惑地抬起头,看见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正怒视自己,手里抓着半块饼,嘴边还有没擦干净的饼渣。
  他确实穿了一件有点黄的衣服,也不至于被看成皮卡丘吧。林了左右看看,发现周围确实只有他一个人,只好回了句:“保安大哥,我是刚转来的,还没安排上课。”
  汉子听了更生气了:“谁是保安?我是教导主任!”
  林了挑起的面又被这一嗓子吼掉了,面水混着油溅了他一脸。
  育才食堂条件真不错,一个教导主任都能养得这么油光水滑。林了边擦脸边小声小声嘀咕,没想到被那个教导主任听到了。
  教导主任:“你转去哪个班的?”
  林了:“高二十班。”
  教导主任又问:“数学好不好?”
  林了抹了一把脸,“额,不太好吧。”
  教导主任哼了一声,那动作简直跟斗牛一模一样,自己拿块红布主任怕是就能撞过来了。
  “数学不好是吧?数学不好才好,上我的课有你哭的!”
  林了:“......”
  您开玩笑的对不对?
  他正想着怎么哄自己未来的数学老师,一个高大的身影进了食堂。
  是个很出挑的男生,目测比自己高不少,长得很引人注目,穿着白T恤黑运动裤,脚上踩着……一双拖鞋???
  教导主任背对着食堂门口,没有发现有人进来了。林了对那个男生使了个眼色,男生看了眼前方那个大块头,又抬手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对他笑了笑:“你好啊,同学。”又走到大块头主任旁边喊了声罗老师。
  林了:“……”
  果然育才的学生都是好孩子。
  男生笑起来很好看,但是林了感觉这个笑有点假。
  他干巴巴回了一句:“你好。”
  教导主任闻声转过头,招呼那个男生过来一起吃,跟面对林了时的凶神恶煞完全不一样。
  能有这种待遇的,不是亲儿子,就是年级前十。
  教导主任又招呼林了:“那个皮卡丘,你也过来。”
  林了看着自己的黄色T恤,默默走过去。
  男生这次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眼睛都弯起来了。
  林了憋着笑瞪了他一眼,你自己还穿着拖鞋上学呢,好意思笑我?心里想着这人看着还不错,等罗主任走了多跟他说会儿话。
  教导主任十分骄傲地拍了拍白T恤的背:“来,认识一下,这是我们省九校联考的第一,秦枫。”
  秦枫面带微笑谦虚道:“联考的数学题其实很难,多亏了老师讲课细致,我才能拿满分。”
  教导主任被这通马屁拍得通体舒畅,夸赞秦枫:“关键是你有天赋又肯学啊。”
  秦枫感激道:“谢谢老师,开学我会立刻辞掉工作,全心投入到学习,继续给学校争光。”
  他的笑从头到尾就没变过,跟贴上去的一样,太假了,偏偏罗主任一点感觉也没有。
  对面的林了直接被忽略成了空气,想跟秦枫交朋友的那点意思完全没有了。
  “老师我吃完了,你们聊,我先回宿舍收拾东西啦。”没等那两人回答,他就端着碗开溜了。
  秦枫喊了他一声,他假装没听见,径直出了食堂,超宿舍方向走去。
  到了宿舍,林了心烦地掏着裤子口袋,却没找到钥匙。 
  “喂,走那么快干嘛。”
  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了,他勾起小拇指,上面挂着一串银色的钥匙。
  “是你的吗?”
  林了点头,伸手要拿,秦枫收回了手指,问道:“你是林了?”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来,林了惊疑不定:“你住406?”
  秦枫点点头,笑起来,“以后就是室友了啊。”
  林了:“你现在是不是不住宿舍?”
  “你知道?”这人丢三落四的,没想到观察还挺细致。“我暑假打工住在工作的地方,今天回来拿东西。”
  林了:“你真优秀。”
  秦枫没什么表情地说:“毕竟是一个独立自强的第一呢。”
  林了觉察出了他话里的自嘲,没说话。
  秦枫打开门后把钥匙还给了林了,去架子上拿走了那块积灰的肥皂,揣进书包就要出去。
  林了:“你就为了一块肥皂回来啊?去超市里买一块不就行了。”
  秦枫:“不行,浪费。”
  由于秦枫脚上踩着的塑料拖鞋过于扎眼,林了问他:“你上课也穿拖鞋?”
  秦枫:“不啊,就是今天出门忘了换了。”
  林了:“门卫怎么让你进来的?”
  秦枫指了指自己,说道:“刷脸不就行了。”
  “宿舍这么黑受得了啊?”他问林了,“宿管没给你开电?”
  林了反问:“不是说上课时间断电吗?”
  “你刚来还要整理行李,宿管会给你开电闸的,她没开?”
  林了脑海浮现起那个宿管阿姨慈祥的脸,“可能是年纪大忘记了吧。”
  “那我走了,顺便帮你说一下,你过十分钟再开灯。”
  十分钟后果然有电了,开了灯后寝室- yin -森的感觉消失了。
  刚才跟着秦枫进来就没什么诡异感了,果然还是自己太怂了。
  林了有点做贼心虚地盯着那块白布,很想把它掀起来看看。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学渣林了就被一堆堆得乱七八糟的奖杯奖状奖牌闪瞎了眼。
  拿奖不放家里放学校,也是个奇葩。
  他要是能有其中一个,老爸老妈能把奖杯当传家宝供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秦枫:罗老师的教导我永远都铭记在心,我的成绩离不开您的帮助
林了:你个屁精
秦枫:你再说一遍?
林了:我说我枫哥真帅!
 
  ☆、笔记本
 
  林了挎着书包站在走廊上,漫不经心地嚼着泡泡糖。经过的几个班密密麻麻坐满了学生,老远都能听到朗朗书声,路过门口林了特地往教室里看了看,讲台上甚至都没有老师或学委维持纪律,十分自觉。
  又吹了一个泡泡,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林了回头,看见女孩的脸后下意识皱了皱眉,随及反应过来,尴尬地扯着嘴角对她笑:“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发呆。”
  他一般不会在女生面前这么失态,但是这个女生给他的感觉很奇怪。
  不过他很快想通了,把这种怪异的感觉归咎于女孩的颜值。
  她长得太没有卖相了,小鼻子小眼嵌在皮肤黝黑的大脸上,偏偏嘴唇还格外厚。
  而且还直勾勾盯着他看。
  女孩可能害羞了,说话都抿着嘴,对他摆摆手细声细气道了声没事,又伸出手:“同,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林了接过一看,是他的旧学生证,还印着晋城十六中的校徽。
  他可能跟这个学校八字不合,老在掉东西。
  他记得他把学生证放在家里了,没想到还是带过来了。
  林了自顾自疑惑了一会,才想起来女孩还站在他面前,从兜里掏出一块泡泡糖递递她,笑着说:“谢谢你啊同学。”
  女孩几乎是双手捧过了那个小小的泡泡糖,虔诚到林了以为那是她收到第一份的情书。
  大概是个花痴吧,她还是盯着林了的脸,看得林了很不自在。
  林了觉得尴尬,轻咳了一声。
  女孩回过神,“谢谢你!我……我去上课了,我先走了!”
  说完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中自习已接近尾声,这个时候进去不会那么尴尬,他并不喜欢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的感觉。
  可惜天有不测——高二十班里一个女老师已经站在里面等着他了。
  林了在门侧站了一会儿,深呼吸,吐出一口气,走进了教室。
  “怎么迟到了?”问话的是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女老师,看着斯文严谨,林了在电话里听到过她跟老爸谈话的声音,是班主任兼化学老师陈槿。
  陈槿没有要怪他迟到的意思,只是示意正在读书的学生安静。
  林了最怕的就是这个环节,果不其然,陈老师接着说:“大家安静,我们班来了新同学,现在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
  说着带动全班鼓起掌。
  男生们没太大动静,大部分还在继续看书,偶尔抬一下头,甚至有人已经拿出了第一节课的课本预习,只有最后一排的几个嬉笑地等着这个新生自我介绍。
  反而是平时比较安静的女孩子们在下面窃窃私语。
  “他长得有点好看啊。”
  “是啊,跟咱们班这群理科男完全不一样。”
  “他好白啊!”
  林了的出现让这个班的女生看到了曙光。
  男生们听了女生叽叽喳喳的话终于开始起哄。
  最后一排的一个穿着红色球衣的大高个男生大声问班上女生:“那你们觉得他跟秦枫哪个帅啊?”
  全班男生都哄笑起来,林了一脸莫名其妙。
  “好了好了,有新同学到来大家高兴很正常,先让人家自我介绍一下。”陈槿敲了几下黑板,底下才逐渐安静下来。
  “大家好,我叫林了,”林了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还特地标注了拼音“liao”,“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希望以后的日子能和大家好好相处。”
  希望大佬们在知道我的成绩后不要打我,拖你们平均分了我也很无奈……这话林了不敢直说,他还是要面子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