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30)

字体:[ ]

  “不知道,不过霸凌过林小小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秦枫故意加重了死字。
  陈槿看着秦枫,“秦枫,你这是什么意思?”
  “已经看过U盘的意思。”
  陈槿冷笑,“什么U盘?”
  向依然说,“那个我在你抽屉里发现的U盘,老师,上面有你的指纹,对吗。”
  陈槿抓紧自己的茶杯。
  林了问道:“老师,你看起来像是好久没休息好了,是不是经常做噩梦?”
  这话戳了陈槿的死- xue -,她强打着精神,“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帮学生提高成绩,有点精神衰弱。”
  林了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篇死亡记录,“邓翔,那个老三,他死前做了好几天的噩梦,梦到林小小找他。老师,你也梦到了吗?”
  陈槿突然失控,吼道:“林了,你是在咒你的老师吗?”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点小错误
 
  ☆、往事
 
  自从李威坠楼那天起,陈槿就开始做噩梦。
  漆黑的树林里,传来女孩绝望的哭喊声。陈槿没来过这片树林,但是她看过那段视频,林小小就是在这里没了清白。
  “老师,你为什么不帮帮我?”
  “老师,如果你愿意帮我一把,我就不会死了……”
  “老师……”
  陈槿无数次聪噩梦中惊醒,梦里女孩掐着她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那么偏心。
  她心虚,不敢回答林小小。
  林小小死后,她甚至都没敢去墓地看看她。
  她比学生们更早听说陈云虎和孟雨霏的死,不自觉地就把他们的死和死去的林小小联系到一起。
  她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这是巧合,可是现在林了告诉她徐紫薇和邓翔也死了。
  陈槿这一声吼除了告诉三人自己心里有鬼,没有任何威慑力。
  林了收回笔记本,“老师,我只是提醒你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陈槿冷静下来,看着三人问:“你们怎么会拿着林小小的笔记本?”
  向依然:“小小是我姐姐,亲姐姐。”
  陈槿目光偏向别处,不去看向依然。
  秦枫:“陈老师,你做的这些事,真的不配为一个老师,要是我们举报你,你会怎么办?”
  他看了眼向依然,示意她接话。
  “姐姐留了遗书,所以我才会去办公室偷你的U盘,”向依然说。
  秦枫说:“见死不救的都是王八蛋。老师,她们给了你多少好处,能让你这样包庇她们?”
  陈槿怨毒地看着秦枫,把茶杯摔到地上,碎片和茶水溅地到处都是,“你自己就有一对贪污的爸妈,有什么资格说我!”
  秦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狗急跳墙,是不是就是这样?
  向依然被吓了一跳,林了一巴掌拍在桌上,“人家爸妈什么样关你什么事?你自己什么样心里没点B数?不肯回答是不是,好啊,现在就打电话去教育厅举报你!”
  卧室里的小男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摔东西的声音还有吼声,吓得哭了起来,不停地喊妈妈。
  陈槿被着哭声吵得不耐烦,勉强维持的体面也绷不住了,“哭什么哭!给我安静一点!”
  “林小小又不是我害死的!你们也看到了,视频里就那几个人,拍视频的是孟雨霏!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枫一哂,“是啊,你就是在林小小带着徐紫薇拍下的视频来找你时选择包庇徐紫薇而已,拒绝也就一句话的事,你确实什么都没干。”
  这只是他的推测,不过看陈槿的反应,他说对了。
  秦枫话里每个字都扎着陈槿的心,“你说一个对自己学生这么残忍冷血的老师,还配教书育人吗?”
  陈槿无力地坐回沙发上,“你知道我为了来育才费了多少心血吗?她在那个节骨眼上找我,我能怎么办……”
  她早就受够了在艺锦的日子,学生们不是画画就是跳舞,在她眼里就是不务正业,除了徐紫薇还好点。每天对着乱哄哄的班级,她一点想管的心思都没有,在知道自己可以被调来育才时,她高兴了很久。
  作为育才的正式教职工,她的儿子以后也能来全省最好的高中上学,受最好的教育。
  可是这个时候林小小带着手机来找她了,放了一段徐紫薇发给她的视频。
  “老师,我该怎么办……”
  林小小哭得泣不成声,她也觉得这孩子可怜,可是把这件事曝光了,她的调职也就吹了。
  人都是利己的,这么想着,她的负罪感就没那么强了。
  她以为自己去了育才就可以甩掉以前的所有事,没想到徐紫薇跟着她一起来了育才。
  说是为了数学竞赛上看了一眼的秦枫,但她的主要目的更像是监督。
  陈槿意识到自己怕是脱不开那个圈子了,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好自己的日子。毕竟她不是一个人,她有老公,她的儿子还那么小。
  姐姐偶尔会跟自己提起陈槿,说班主任虽然有点严格,但是个好老师,知道自己家里条件不好,从来不为难她。
  是不为难,还根本就懒得管呢?向依然看着自己的班主任,替姐姐委屈。为什么她遇到的都是坏人?
  “你们要举报我就去,反正我什么都不会承认,就算真的丢了这份工作,我也可以去干别的,”陈槿抽了一张纸擦眼泪,“但是我求你们不要告诉别人,”她看向秦枫,“我儿子不能被我影响,他还那么小,要是别人知道他妈妈是什么样,他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算我求你们……”
  秦枫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一根刺扎了一下,不是很疼,说不出的难受,这让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想保持沉默。
  爸妈自杀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他们的儿子该怎么办?
  他那时才九岁,也很小。自己的父母怎么就没这觉悟呢?
  他们可以为了彼此去死,却不肯为了他活着。
  秦枫不太擅长伤感,一般不高兴都是面无表情地不说话,有时候会发呆,估计是被他的小对象传染了。
  手被尖尖的东西扎了一下,林了塞给他一块巧克力。
  这还是自己给林了买的。
  秦枫抓着林了的手指,示意自己没事。
  “我们不会说的。”向依然对陈槿说,“但是我再也不会当你是我的老师了。”
  陈槿一直不愿意面对向依然,听到这话时才看向她,“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个没什么用,但是……对不起……”
  “老师,你该对姐姐还有李威说。”
  陈槿摇头,“事前我不知道徐紫薇会杀李威,我没想到她能这么……”
  她没说下去,自己其实也不是人,五十步笑百步,说了也是让别人看笑话。
  “你们拿着林小小的笔记本就是想来吓唬我是不是,现在我都说了,过几天我就去辞职,你们该走了。”
  三人没有告诉陈槿真相,说了除了增加她的恐惧也没什么别的用。
  陈槿包庇了徐紫薇,没有参与迫害徐紫薇的活动,这事可大可小,她已经决定辞职,赵警官没有再追究。
  林了:你打算把陈槿的名字烧给林小小吗?
  向依然想到那个眼睛亮晶晶的小男孩,打字:算了吧
  “手真不疼?”秦枫抓着林了拍过茶几的手问。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提到林了的手了,赵警官和向依然都好奇地看了过来。
  林了好歹是个男的,居然能那么娇弱?
  林了好脾气地第三次回答秦枫,“真没事,就是看着红而已。”
  秦枫明显有心事,不是沉默就是反复提一件事。
  赵警官经历的事比他们多,一眼就看出了秦枫不对劲,“小枫,这是怎么了?”
  秦枫笑着摇头,“昨晚被吓得失眠了,今天又来跟陈老师吵架,心力交瘁啊。”
  赵警官说起来刚才窃听到的内容,“徐紫薇跟你们陈老师是亲戚吗?她那么护着她?”
  林了说:“不是,徐紫薇成绩好,她特喜欢成绩好的学生。”
  “不至于为了一个学生做到这个份上,为了调职也不至于,我还没听说过考了一次第二就能让老师沾光沾成这样的。”
  林了问:“叔叔你是觉得徐紫薇背后有人吗?”
  赵警官点头,“以我多年做警察的直觉,她身后得有一个大靠山。”
  秦枫突然说,“再大的靠山也有倒的一天。”
  “如果自己能成为自己的靠山,就不一样了,”林了说,“你不仅可以依靠自己,还能让别人依靠你。”
  秦枫低笑,“以后谁说你语文不好,我替你揍他。”
  这话,配上这笑,怎么听怎么不对劲,赵警官和副驾的向依然同时看向后视镜,都识相地闭了嘴。
  赵警官: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向依然:班花果然不是自己能够拥有的……
  “枫哥,你让我把空调打开……”
  秦枫一回来就跟个树袋熊似的挂在林了身上,抠都抠不下来。
  “又不热。”
  “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话,我背后的不是汗?”
  “那是我心酸的泪水。”
  “……”林了一时分不清秦枫是说的心里话还是开玩笑。
  “你都抱这么久了,感受到安慰没?”
  “不够,给我亲一下。”
  “你要亲就亲,还非得说一唔……”
  秦枫放开林了时林了已经在窒息的边缘徘徊很久了。
  林了对他竖起拇指,“你不去学游泳可惜了。”
  秦枫磨着他的嘴巴,“红了挺好看的。”
  “我爸经商的,我妈是大学教授。”
  “爸妈把我养到六七岁就出国了,我跟着姥姥姥爷生活了很多年。”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彩客网 极速11选5 河北快3 重庆体彩网 北京快3 163彩票官网 163彩票官网 500w彩票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