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33)

字体:[ ]

  秦枫点头,说了声不好意思。
  他居然会在课堂上睡着,别说同学了,自己都吃了一惊。
  一提到父母,他就会觉得特别累,比连续加班五天还要累,让他没有精力去做任何事。
  林了:滴
  林了:滴滴
  林了:滴滴滴
  林了:枫锅锅,我给你画个画
  林了:【图片】
  林了:怎么样?是不是特别传神?
  林了:我去,被老师没收了
  林了:幸好我拍下来了
  林了:肖子洋让我给他画一张
  ……
  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发了一堆消息,他看着那张素描,画得真挺像他的。
  就是没有本人帅,秦枫自恋地想着。
  秦枫:你家住哪?
  林了:雅静别苑【位置】
  这么巧……
  秦枫:我要去看我姥姥姥爷,你准备一下,中秋跟我去见家长?
  林了:我需要准备啥?
  秦枫:我给你一个眼神示意,你就扯个理由带我离开他们家
  林了:……明白
  灵异事件调查专案组。
  看着突然多出来的讨论组,林了很懵逼,在讨论组里看见罗佳明和肖子洋后,他就更懵逼了。
  “枫哥,你设的啊?”
  罗佳明已经和肖子洋在群里聊了很久了,99+从林小小飞跃到篮球,居然无缝衔接。
  “你看看这智障的群名,会是我干的吗?”
  林了:群名是个什么鬼?
  秦枫:他们两个怎么在里面?
  向依然:对不起,肖子洋一直缠着我问,我没忍住就告诉他了
  罗佳明和向依然同路回家,随便聊个天一下就暴露了。
  罗佳明:从今天起,我的高中生活将变得与众不同
  秦枫:你睁着眼睛去把假发看完了再来说话
  一班在高一组织看过一次恐怖片,视频放到一半,全校都听到了来自高一一班罗佳明同学动情的尖叫。
  没错,看的就是假发。
  罗佳明立刻下线。
  肖子洋:与众不同+1
  秦枫:不上照还让别人画什么画?
  肖子洋:我擦?你再说一遍?
  林了:2*********8,你加一下
  肖子洋:???
  林了:专业陪聊,不收费,带你全方位了解灵异事件
  “你怎么把史远的QQ给他了?”
  “两个话痨一起交流一下感情不好吗?”
  秦枫有点同情史远,“他好像不知道林小小死亡笔记的事?”
  不过现在知道了。大概是已经科普完了,肖子洋邀请是你远哥加入讨论组。
  史远的激动不是打字可以表达出来的,他一次连发了十条语音。
  林了尴尬道,“……对不起,我忘了。”
 
  ☆、中秋
 
  中秋返家的学生挺多的,林了熬夜刷新好几次才抢到下午的大巴票。
  他们这车不少大学生,估计刚上大一,热热闹闹地聊教官,聊导员。
  一个嘴皮子挺逗的男生时不时往后排看,出于某种直觉,林了觉得他是在看自己和秦枫。
  行程才过一小半,不少人已经昏昏欲睡,大巴内安静下来。
  “你是不是有点紧张啊?”林了问。
  “没有啊。”
  秦枫保持着坐直的姿态在车上刷小说,盯着同一个页面看了半个多小时都没翻面。
  林了仔细打量着他,“你今天穿的衣服有点……额……”
  秦枫警惕地问道,“怎么了?我觉得还行啊。”
  林了补充,“……有点帅啊。”
  知道自己被耍了,秦枫笑起来,“幸好我没心脏病,不然你这个说话的方式是想吓死人啊。”
  他放松下来,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我还没去过别人家呢,万一表现不好未来岳……”
  周围都是人,秦枫声音挺小的,林了心虚地捂住了他的嘴,递给他一个“再胡说八道你就完了”的眼神。
  为了表达对林了回归的欢迎,史远呼吁班里同学一起去车站拉个巨大的横幅,然而没人响应他,一个个的都私戳林了说改天再找个正常的方式聚个餐。
  史远只好从简,拉了个写着“欢迎大师莅临晋城”的小横幅,挂在身上就是个礼仪小哥。
  “老大,知道你要来我就再多加几个字了!”史远发现秦枫一起来了,更加激动。
  “别了吧,你两只手拉的过来吗?”
  林了看看四周,“你不是说服了丁玥跟你一起来吗?人呢?”
  丁玥是史远暗恋了很久的女同学。
  史远叹口气,“本来说好了的,今天突然变卦了,告诉我她不想来了。”
  秦枫立刻理解,“你是不是今天才告诉她你要拉横幅?”
  “……”史远欲哭无泪,他的横幅有什么问题吗?
  等车时林了又看到了那个男生,这次他确定了,这人就是在看秦枫。
  “你认识那个戴鸭舌帽的男生吗?”林了问秦枫。
  秦枫看了看那男生的脸,没什么印象,正好跟那人的目光对上。
  男生走过来,“你是秦枫?”
  “是。”
  男生摘下帽子,笑着说,“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我是钱凯。”
  名字跟记忆里带头围攻自己还钱的小胖子对上号,秦枫牵着嘴角笑了一下,“你瘦了好多,没认出来。”
  “不好意思啊,小时候不懂事,说话很伤人,”钱凯略带歉意地说,他指了指额头的疤,“不过算抵消了吧,你看,这个印子现在还没消呢。”
  秦枫有点讶异,这人居然不是来寻仇的。
  偶尔在街上碰到小学同学他都会绕道走,万一碰上个记仇的来找麻烦,自己父母又要被拿出来诟病。
  钱凯和他们同路,他还挺想和秦枫多聊几句的,坐到了秦枫和林了后面。
  林了招呼史远坐他旁边,推了一把秦枫,“你坐后面去。”
  “……”
  钱凯跟秦枫聊了很久,算是释怀了小时候的事。
  “后来政府还来人开了一次讲座,让我们学会尊重,不要伤害同学,”钱凯说,“不过当时你已经转学了。”
  当时自己还躲在小姑家里呢,转什么学,秦枫想。
  “我在江大,你在哪个大学?”
  “我还在读高二。”秦枫说。
  钱凯有点惊讶,“是不是那事影响了你的成绩……”
  “没留级,就是比你少读了两年而已,”秦枫踢了一下前面的座椅,“不过也挺好的,都是缘分吧。”
  前座的人砸过来一小包凤爪,他直接拆开吃了。
  “我这还有多的,你要不要?”史远问钱凯。
  “你们上大学是不是特别自由?”
  史远对大学生活十分向往,坐在车里没跟钱凯聊够,还拉着人家加了微信。
  “大师,给我看一眼那个笔记本吧……我都要走了……”史远半路上被亲妈夺命连环call召唤回家,终于想到了此行的主要目的。
  林了拗不过他,“你看了别后悔。”
  配上肖子洋的科普,笔记的内容极具画面感地冲击着史远的大脑,但是他没有胆小鬼的自觉,愣是把所以笔记都翻完了。
  “大师,既然我今天来看过你们了……”史远把笔记本还给林了,有点怂。
  毕竟是一起怂的好兄弟,林了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好的,明白,你在家躲着吧。”
  秦枫:“史远晚上不会做噩梦吧?”
  林了:“开玩笑,不做噩梦那就不是史远了。”
  秦枫跟着林了走进了别墅A区,经过一栋小洋房时往里看了一眼,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正互相搀扶着浇花。
  种的是玫瑰花,红玫瑰占据了大半,剩下的是白玫瑰,在阳光的照- she -下花瓣上的水珠熠熠生辉。
  玫瑰是老妈最爱的花,当时老爸也为她种满了整个后花园的玫瑰。
  “那对爷爷奶奶感情可好了,每天路过他们家都能看到他们一块儿浇花,晚上一起散步。”林了发现秦枫在看人家浇花,解释道。
  姥姥姥爷以前经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他们是在唯一的女儿死后才变得形影不离。
  秦枫收回目光,“说不定咱们其实很早就见过呢。”
  “啥?”
  “那是我姥姥姥爷。”
  林了顿了顿,看了眼被史远顺走不少的江城特产,“要不……咱们去看看?”
  秦枫摇头,“再说吧,我见家长比较重要。”
  他似乎并不想去见他的姥姥姥爷。
  林了的家就在老夫妻斜后方。虽说也算是住在一起,可是邻里之间并没有多少联系,林了对老夫妻的印象也仅限于他们感情很好。
  现在回想起来秦枫的眼睛跟那个老爷爷还挺像的。
  老妈出去买菜了,留了便条让林了好好招待秦枫,茶几还上放着切好的月饼。
  “我妈听说我把年级第一领回家,可高兴了,”林了猛搓秦枫的背,“待会儿问起我学习的时候知道该怎么说吧。”
  “我胳膊肘必须往内拐啊,”秦枫在林了脸上唑了一口,“哪个房间是你的,小帅哥?”
  林了的房间就跟他人一样,干干净净的。
  知道儿子要回来,曹媛已经晒好了被子,床单也换了新的。秦枫躺在自家对象床上,扑面而来都是阳光的味道。
  是他多年没感受过的,家的味道。
  “你小时候就挺猛啊,”林了盘腿坐着,回忆钱凯脑袋上疤痕,“这得下多重的手才能整成这样?”
  “当时情绪挺激动的,没控制住力道。”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