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41)

字体:[ ]

  夏正文点头。
  “我刚才碰到守墓的爷爷,他说你每年这天都来。”秦枫说。
  其实他谁也没碰到。
  “来替你爸爸看看。”
  “这样啊,”秦枫指了指地上的白玫瑰,“送玫瑰是不是不太好。”
  “你爸总是强调,你妈只喜欢玫瑰,我也没多想就买了,”夏正文笑道,“年纪大了,不是很在意这些细节。”
  秦枫把自己带来的玫瑰也放在墓碑前摆好,开口就没句好听的,“妈,你到底把那五千万藏到哪里去了?你儿子快流落街头读不起大学了。” 
  余光瞥见夏正文后退了几步,秦枫猜他脸上肯定带着鄙夷的神情。
  “小枫,你跟你妈聊会,我就先回去了。”
  秦枫没理他,夏正文径自离开了。
  “老爸,你这个朋友忒不仗义了。”秦枫把自己的那束花放到老爸墓碑前。
  既然是老爸的朋友,夏正文来了好歹也该带点花看看好友,可是他只带了一束花,给了老妈。
  老妈的墓碑很干净,应该是刚刚有人擦拭过。
  老爸墓碑前空空如也,石板上积了灰。
  他走到最近的垃圾桶边上,里面有一张沾满灰尘的手帕。
  “妈,你可千万别做对不起我爸的事,”秦枫看着黑白照片里笑得灿烂的母亲,“你们自杀对不起的只是我,这没关系,我能抗。但是你不能对不起我爸。”
  “老妈,别怪我,如果我误会你了,以后回来跟你赔罪。”
  “这些年,我其实,特别特别想你们……”
  林了上课一直心不在焉,罗主任问他是不是心思都飞到国庆去了,要不要来一套国庆数学大礼包。
  林了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谢谢老师。”
  下课后林了跟着罗主任出了教室,“老师,秦枫请假去干什么了?”
  “去给他妈妈扫墓,一个宿舍的他没跟你说?”
  林了想了想说,“这能不能算作一个问题,你给我记录一下?”
  罗主任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学生,被他惊到了,“让你找个数学题问我有那么难吗?”
  林了躲进了教室。
  他松了口气,秦枫只是去了晋城。
  向依然去办公室拿国庆的告家长书,看见周老师桌上有一张通知。
  “10月5号全市校领导还有优秀教师会到我们学校大礼堂开会,”向依然说,“那天艺锦的校长肯定在,说不定可以拿到点线索?”
  “再把笔记本塞进他的包里吗?”肖子洋问。
  “我觉得可行,”罗佳明赞成道,“但是国庆我爸妈带我出去旅游,那天可能赶不过来。”
  林了:“夏正文认识我跟秦枫,我们俩不能出现。”
  “我可以假装去问他问题吸引注意力,”向依然说,“肖子洋去放笔记本可以吗?”
  “没问题。”
  罗佳明:“大家假期都有安排了吧?”
  向依然:“日常逛街。”
  林了:“回家呆着吧。”
  “打球啊!”肖子洋很期待五天小长假。
  林了:你要不要直接去我家?现在回来明天早上还得过去,浪费时间
  秦枫:知道我来晋城了啊
  林了:罗主任说的
  林了:好不好,可以的话我就跟我妈说一声
  秦枫:我一个人多尴尬
  林了:不是一个人难不成你还想是一个鬼?
  林了:给你一个哄我妈的机会
  秦枫说不过他,答应了。
  “了了要是早点说你要来我就多买几个菜了,”曹媛笑着给他夹菜,“吃不惯阿姨再去给你做点别的。”
  秦枫有点不好意思,“都很好吃,谢谢阿姨。”
  “你可真有礼貌,”曹媛又给他盛了一碗饭,“来,多吃点。”
  大概是养儿子养久了,阿姨觉得每个青春期大小伙子都该这么能吃……
  “怎么今天就来晋城了?”
  “给我父母扫墓。”秦枫咽下一口饭菜,说得没多伤心。
  曹媛有些心疼,十几岁的孩子已经这么能抗事了。
  没过几天秦枫又躺在了这间客房的床上,床头放着一套新睡衣,给自己准备的。
  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好吧,有点高兴。
  高兴得给林了视频通了个话。
  “老大,我在收拾东西呢,”林了说着把摄像头对着秦枫的衣柜,“你要带什么衣服?”
  “随便,你看着装吧。”
  “什么事能让你笑得这么灿烂?”林了警惕地问,“你又翻我小时候的照片了?”
  秦枫枕着后脑勺,“以后我叫你桶哥吧。”
  “啊?什么桶?”
  “嗯……饭桶吧?”
  “你还饭桶吧?”林了怒了,“我今天晚上都没吃饭!”
  罗主任跟周老师告状,让她好好管管林了,最后一节化学课师太给他布置了三倍的练习。
  打铃的时候老师让林了吃了饭继续回来做,他坚定地表示:“不了老师,我学完了再吃。”
  这句话成功打动了老师,让他少留了一小会儿。
  “我晚上吃了三碗饭,你看我肚子撑得,”秦枫仔细回忆了一下菜名,“竹笋烧肉,鱼香肉丝,丝瓜蛋汤,哦,还有一碗凉拌黄瓜。”
  “你完了,秦枫,你明天就完了!”
  林了愤怒地挂了电话,去拆秦枫的泡面。
  秦枫一个人抓着手机乐了好一会儿。
 
  ☆、父辈往事
 
  在群里聊天还不够,史远知道林了和秦枫都回来后乐呵呵地跑他家来听八卦。
  确定秦枫进了卫生间,他凑到林了边上低声问:“你还没说清楚呢,这是跟秦枫有什么关系?”
  林了:“我现在现在还不确定,再等等。”
  秦枫看见他们在嘀嘀咕咕,把手上的水甩到两人之间,“聊什么呢不能好好坐着。”
  史远立刻坐直,义正言辞:“老大,你收跟班吗?”
  秦枫:“你啊?”
  史远疯狂点头。
  “我只收不怕鬼的,”秦枫笑了,“你今晚回去把午夜凶铃看个五遍明天来跟我讲剧情,讲得不哆嗦了我就收。”
  史远怂成一坨,立刻放弃。
  “你不是加了钱凯的微信吗,”秦枫问他,“没删吧。”
  林了给史远使了个眼色。
  “删了啊,我问他问题他都不回复,一直用‘你上大学就知道了’敷衍我,这么不给面儿,必须删好友。”史远说,“谁稀罕啊,过两年我也上大学了。”
  “别想那么远啊兄弟,”林了拍拍史远,“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大学呢。”
  老爸老妈都不在家他才敢光明正大这么说。
  秦枫瞟了林了一眼,“笔记本的事结束了你就收拾收拾准备好好学习吧。”
  林了:“……”
  趁着秦枫洗澡的功夫,林了泡了杯茶端到书房,老爸正在看书。
  “老爸,我们聊聊天吧。”
  林父很惊讶,什么时候儿子会主动找自己聊天了?
  林了把史远偷拍的照片翻出来,放到他面前,照片里林父在跟一个男人一起吃火锅,“爸,你跟赵警官认识啊?”
  “你这照片哪来的?”
  “你先别管,”林了把手机放到一边,“你们怎么会认识?”
  “怎么搞得跟审问一样?”
  林了看着他。
  林父叹气,“因为那个艺锦女学生的事吗?”
  “你还真知道?”林了压低声音,“你跟赵警官是不是串通好了?”
  林方文看着小心翼翼的儿子,“我们能串通什么?”
  赵警官一直都在故意给秦枫透露消息,他们还是学生,很多事情明明不该参与。
  “没想到你都查到我头上了,”林父居然有点欣慰,“什么时候学习也能这么上心?”
  哦,下辈子吧。
  “怎么知道的?”林父喝了口茶。
  “我发烧那天晚上只有秦枫和赵警官知道。”
  秦枫当时急得要命,哪有时间打电话,就算要打也是打给同城的罗主任。
  “应该是赵警官告诉你的,”林了说,“关键是你本来就有点可疑。”
  “你说你爹可疑?”林父看着他,“你要翻天了?”
  老爸没真教训过自己,林了不带怕的,“那你认识夏正文吗?”
  林父收敛了笑。
  “爸,我在秦枫家看见夏正文了。”
  林了躲进了衣柜里,开了条缝,看到了外面的男人。
  夏正文没有发现他,在床头柜里拿了个U盘就匆忙离开了。
  走的时候,林了听到他轻声说了一句:“我走了,蔷蔷。”
  听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秦枫的妈妈叫容蔷,”林了说,他不敢乱猜,不尊重死者,可是又忍不住朝着这方面想,“他们,是不是……”
  老爸双手握成拳,像是忍耐着什么。
  “爸,你跟秦叔叔是什么关系?”
  记忆追溯到几十年前,林方文放下茶杯,感叹自己真的是老了。
  林方文年轻的时候挺浑的,三天两头在学校搞事,老爷子看不过去,让他去当兵历练历练。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扔到车后座,吓得我以为自己被绑架了,”老爸笑道,“怎么样,跟你爷爷比起来我对你是不是特别好?”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
湖南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 传奇私服_中国 传奇私服考查询 最新的传奇私服发布网 彩客网 极速11选5 河北快3 重庆体彩网 北京快3 163彩票官网 163彩票官网 500w彩票 湖南快乐十分